4月,西安有多起涉嫌非法集資案開審,僅最近的三期涉案金額就超過5億元,涉及8000多人次。
  一名受害者說,她曾經見到有90歲老人扇70歲女兒耳光,哭著說“你把一家人害苦了”。
  非法集資的受害者都是哪些人?他們為何會將幾萬乃至數十萬投給一個陌生的公司?
  剛剛過去的4月份,西安市先後有多起涉嫌非法集資案開審,僅最近的三期涉案金額就超過5億元,涉及8000多人次。為獲得對方宣稱的高額回報,一些人將動輒幾萬幾十萬、甚至畢生積攢的養老錢投了進去,卻沒想到陷入了一個個巨大的陷阱。
  面對非法集資案高發以及越來越多的受害者群體,這種中國版“龐氏騙局”該如何破解?
  陝西『益萬家』非法集資案
  涉案金額:8604萬餘元
  受害人數:35428名
  案件狀態:2008年7月終審,『益萬家』老總被判無期
  咸陽市李某集資詐騙案
  涉案金額:14億元
  受害人數:124人虧損1.4億餘元
  案件狀態:2013年4月一審,李某被判無期
  陝西奧某食品有限公司集資案
  涉案金額:1.07億餘元
  受害人數:涉案合同2000餘份
  案件狀態:2014年4月開審
  西安雙胞胎姐妹集資案
  涉案金額:3.6億元
  受害人數:4459人次
  案件狀態:2014年4月一審
  西安某電子學院等二學院集資案
  涉案金額:1.03億元
  受害人數:2000多名
  案件狀態:2014年4月開審
  大荔美容院女老闆集資案
  涉案金額:1.6224億元
  受害人數:截至去年12月,查明落實28名群眾被騙
  案件狀態:立案偵查
  因為討債,90歲的老紅軍白老爺子和80歲的三輪車夫王師傅成了“債友”,經常相約去位於三原縣渠水鎮的“三元針灸”公司討債。
  2010年夏天開始,這家名為陝西三元現代針灸器械有限責任公司的企業(以下簡稱三元公司),陸續在西安多個小區散髮廣告,稱因企業發展需要向社會集資“借錢”,並許諾給予高過銀行利率數倍的回報。
  白老爺子早年參加革命,指揮過千軍萬馬,1983年以副軍級身份離休。打了一輩子仗,臨老了卻被一個小業務員搞蒙了。他當時正在街上遛彎,在一家銀行門口被三元公司的業務員攔住,架不住對方如簧巧舌的游說,加之又有豐厚的高利率回報。在被拉到企業實地考察後,眼見為實,白老爺子決定試一試,主要想給子孫多存點錢,遂從銀行取出24.2萬元交給了三元公司的業務員。
  幾乎在同一天,在西安北郊蹬了半輩子人力三輪車的王師傅,也在家門口遇到了“三元針灸”的業務員。看著許多鄰居熟人十萬八萬地放錢給“三元針灸”,王師傅也動心了,“大家都投,看來靠譜”。經過再三權衡,他也下決心將這輩子所有的積蓄5萬元拿出來,“掙點養老錢”。三元公司和白某、王師傅等人約定的借款年利率為12%,相當於目前銀行正常利率3%左右的四倍。
  後經三原縣公安局查明,截至2012年12月,“三元針灸”用類似手法吸納公眾存款924筆,合同金額逾3000萬元。同年12月14日,“三元針灸”法定代表人雷某被警方刑拘。一年後的2013年12月,雷某被咸陽市人民檢察院以集資詐騙罪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。
  實際上,早在雷某被警方帶走前,眾多“集資戶”就已經開始了漫長而艱難的“討債”。因為從2012年初開始,“三元針灸”已逐漸無力給眾人兌付利息了。
  死纏硬扛,尋死覓活
  見記者第一面,42歲的楊女士第一句話就是,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討債。
  作為西安高新區的城中村人,楊女士一家過著小康生活:拆遷後分有房子數套,還開店做傢具生意。家裡不缺錢,也不太需要花錢,所以手裡有不少閑錢。和很多手裡有錢的拆遷戶、離退休老人一樣,陸續加入借錢放貸給企業的大軍。從2007年開始,楊女士將存在銀行里的積蓄拿出來,分別“放貸”給幾家民辦學校和一些感覺可信度比較高的民營企業。當然,無論是民辦學校還是民營企業,都有豐厚的利率承諾,10%到30%不等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在西安乃至陝西,雷某和“三元針灸”並非孤案。許多人在“高利借款”給“三元針灸”的同時,還分頭借款給“高新技術學院”、“華西大學”、“皇家國會”等五花八門的民辦學校和民營企業。2012年後半年始,隨著後者開始大面積資金“崩盤”,曾經坐吃高息的“放貸戶”一夜之間變成了四處喊冤求助的“討債戶”。
  壞消息在2012年初出現,原來都是每月按時上門送“利息”的業務員遲遲不來送錢,這讓楊女士和周圍的集資戶們開始嘀咕不會出啥事吧。
  企業不來送錢,楊女士和眾人就主動上門去討。結果,各家單位都說暫時沒錢給集資戶兌付,“等一等吧”。
  接連幾家都稱“沒錢”,楊女士等集資戶傻眼了,“那些錢都是養老救命錢、賣祖宗家當的錢,還有家族親戚湊來的錢,一旦沒了就沒法活了”。
  她至今還清楚地記得去“華西大學”討債的經過:每次都是起初,學校還有人接待,管盒飯、安排到招待所住宿。後來討債的人太多,學校也就不管了,吃飯自理。晚上每人能分到一床被子,然後把學校辦公室的桌子一拼,男男女女也不避嫌,就地拉鋪蓋窩一宿。
  在華西大學的討債現場,楊女士親眼見到一位來自渭南的老漢一連四天每頓飯都是開水泡饃,見人就哭:3萬元集資款是自己的全部家當,本來想著賺點高利息給兒子結婚的。楊還看到一位70歲的老太太被90歲的老母親扇耳光。母親邊扇女兒邊哭:都是你把一家人害苦了,3萬元就這樣打了水漂。
  在討債現場,有人很神秘地把楊女士拉到一邊說,把你手中的借條賣給我,你說個價。已經被折騰得快熬不住的楊女士一橫心說,5萬元的債務4萬元給你,結果對方只願意出2萬5。
  白白損失2萬5,楊女士終結了她在“華西大學”的討債。她說,怕再熬下去會心理崩潰。
  有家企業的錢多次要不到,楊女士和三個姐妹一番商量後第N次去討債。對方仍堅稱如今沒有錢,讓過段時間再來。雙方一直從早晨上班僵持到了晚飯後,三個女的就是不走。一直僵持到後半夜,年紀最大的那個裝心臟病發作,順著沙發溜到了地上。
  她們趕緊掏出速效救心丸,並嚇唬威脅對方說這人有心臟病,如果今晚出了事,我們倆也就不活了,都從你們這18樓跳下去。對方怕出大事,連夜支付了三人合計23萬元。拿到錢,三人相互攙扶著下樓,打了一輛出租車趕緊就跑。
  行賄業務員,找“社會上的人”
  退休職工老彭大約從2002年開始參與“民間放貸”。放貸十年,最初的18萬元變成了近60萬。2011年4月,老彭將60萬元全部借給了“高新技術學院”。一個月後,學院負責人相繼因為非法集資被抓,涉案資金超過3億。從這一天起,老彭也被打入了深淵。
  但和其他“討債戶”不同的是,“高新技術學院”的債主們如今討債無門,舉辦者被抓學校被封,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聚在一起溝通信息,等待司法審判。
  祖先生曾是一名教師,後來下海做生意賺了一些錢。2005年前後借錢給幾家民辦學校和企業。談到這幾年的討債日子,祖先生說,真的應了那句“欠款的是爺,借錢的是孫子”。
  2012年夏天,祖先生去一家企業討債。幾天討債都未果,有熟人告訴他,不給業務員好處是很難要到錢的,並暗示他要給業務員“一些動力”。後來他才知道,由於企業資金緊張,很難全部兌付集資戶們的欠款,於是就把部分兌付權力交給業務員來掌握。結果許多業務員趁火打劫,和一些集資戶談條件:我幫你要回10萬元,你給我多少錢好處?許多集資戶為了早點拿到錢,忍痛將利息全部給了對方,甚至還有人不要利息,本金也和業務員三七開。
  為了把損失降低到最小,祖先生和業務員最終達成妥協,本金拿回來二八分成。儘管如此,但最終對方也只幫他要回來了一半本金。
  為了討債,還有人找“社會上的人”出面解決,條件也是錢要到雙方分成。某企業欠錢不兌現,“社會上的人”受雇把負責人綁架到了郊區,當場挖了一個坑說,如今晚飯前不還錢就把你活埋了。結果錢當天下午就拿到了。
  這個情節聽得祖先生毛骨悚然,他想了想後說,還是自己想辦法,因為他聽說“社會上的人”都會動刀子,他怕出人命。
  祖先生的鄰居趙大姐可謂是討債戶里的“女漢子”。
  她2012年冬天和小區幾個婦女去一家民辦大學討債,學院負責人答應付給每人2萬,結果到現場後說沒錢了。
  一頓大吵後。幾個婦女質問對方:你說話不算數還是不是男人。對方一臉無賴相說:我不是男人又咋了?四個婦女上前按住他說,那咱就脫了你的褲子,看看你到底是男是女。該負責人嚇得求饒,最後拿出2萬2千元讓四個人分,說自己就這麼多錢了。
  靠謊言度日
  記者採訪中發現,相當部分討債戶都是瞞著家人將錢外借放貸,本想拿到豐厚回報後給家人一個驚喜,結果“賠了夫人又折兵”,只好編各種謊言來應付親人。57歲的老劉下崗後自己創業,截至2010年有積蓄50多萬元。後來,他看到身邊有熟人“放貸”幾年後換車又買房,慢慢地也心活了,覺得開店太辛苦,就把店面轉讓,把70萬積蓄分別投給了一家民辦院校和一家蔬菜種植企業。第一年兩個單位收益都不錯,都給了他預期的回報。加上原來的其他積蓄,老劉成了百萬富翁。
  嘗到甜頭的老劉於是將本金和利息一起重新又放給這兩家單位。結果2012年,這兩家單位的資金鏈同時斷裂。
  去年底,兒子結婚要錢買房,老劉實在拿不出來,只能說錢被熟人借走了。兒子提出要和他一起去討債,他又撒謊說熟人如今遇官司坐牢了,等出來再說。
  兒子見狀只好退了一步,說爸你把我存在你手裡的3萬元給我就行。可他哪裡有錢,只好繼續撒謊,說錢讓自己賭輸了。兒子摔門而出,至今半年不回家。62歲的林女士是西安北郊某軍工廠的退休工人,之前一直是家裡很強勢的“大掌柜”。
  2009年,她私下將30萬元借給了“三元針灸”,誰知“三元針灸”出事。去年女兒結婚,手裡沒錢拿不出像樣的嫁妝,每每提到此事,林女士總是眼淚汪汪,感覺對不住孩子。
  林女士的表姐嚴女士也瞞著家人將全家的存款放出去了。去年兒子想買車,她說堵車那麼嚴重,買車是累贅。結婚女兒向她要錢買房,她說錢在銀行里存的定期,取不出來。女兒很納悶,說媽啊,你如今咋變成這樣了?真的是人越老越愛錢。
  全家只有老伴知道此事,老兩口為此經常吵架。
  5月5日,嚴女士一行去三原縣公安局問案情。她騙女兒說自己要去醫院看病。結果女兒當天請了假,說要陪母親一起去醫院。 (下轉A11版)  (原標題:漫漫討債路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木工

bt07btlq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